CYJ依旧在瓶颈

“下辈子还愿意做中国人吗?”
“上辈子我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这辈子我依然是同样的答案”

【中元节苏右活动接棒00:00 】眼睛,手

*活动文章(以及600粉致谢)

*翻找了以前写过的文 发现没有我们瓷爹专场()

*小学生文笔,bug巨多,很赶时间,非常拉

*谢谢点开


上一棒:@荼竹是块原木 


下一棒:@宝玉玉 


——————————————



瓷会在休闲时拉起自己老师的手


看那双像是被天使吻过的手,漂亮,精致,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瓷一时间都想不到什么更合适的词来形容


苏正抱着抱枕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瓷拉着自己的手摆弄的正欢,一根手指来来回回的搓捻着,眼帘低垂,好像正在观看一件艺术品


“瓷,怎么了?”苏用小指勾了勾瓷的手指,有些疑惑的问道“没有什么,老师”瓷笑了笑,那双异瞳的眸子看着苏,“只是感觉老师的手很好看”







瓷第一次看到那双手就被吸引了,那时候他还抱着厚厚的一沓俄语词典,对着堆满了一桌子的俄文材料翻译理解着


但里面不少的资料是手写体,翻来覆去的看也找不到是那个词语,瓷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着,撑着桌面叹了口气


“达瓦里氏,你在干什么呢?”瓷转头看向身后,一位漂亮的斯拉夫人站在门框边上,瓷记得,他是苏联的国家意识体,今天早上刚到了中国,现在因该是在倒时差……


“啊,先生……”瓷还不太清楚到底怎么称呼对方比较好,早上他因为一些建国的善后工作没有见过面,只是看过了照片,“谁拍的照片啊……本人比照片漂亮多了”


“你是瓷,对吧”还盯着苏盛世美颜的瓷吓了一跳“是的!”瓷寻思还算第一次见面,别失礼了“那个,您是苏联对吧”苏看着有些紧张的瓷,温和的笑了笑,“对,你是在翻译材料吗?”他看到了那本字典


“是,是的”瓷眨眨眼,“请问,我可以问您几个俄语的问题吗?””当然”苏走到桌前,看着有些凌乱的桌面“语法还是其他什么”“是手写体的一些单词……”瓷拿出那一摞资料,指着上面的一些句子或单词


“嗯……你还不会写俄语对吧”苏想了想转头问瓷,还在看苏侧脸的瓷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我只会读,还没有学怎么写”瓷抓了抓头发,试图用其他动作掩饰那发红的耳尖


苏随手拿了一张草稿纸,确定没用后,用钢笔咋上面写着什么,瓷抬头去看,那双手捏着钢笔,丝滑的写着一个又一个单词“那双手好适合写字……”瓷盯得出神,眼里好像只有那双手在手腕的带动下一连串的动作


“这些单词在这些文件里比较常用”苏一边说一边把纸递给瓷“这样比较容易理解……我中文也不是很好,不然我也可以帮你翻译一些”苏还有些惋惜的说“不!很感谢您的帮助!”瓷仰着头看着苏,那双眼睛闪闪发光,好似有星河融在了里面


苏很庆幸自己戴了帽子



苏也观察过瓷的手,因为那双手几乎常年缠着绷带或破布,等到苏实在看不下去瓷两个星期都舍不得换绷带,气的拿着新绷带要让瓷换


“老师,要不先分给伤员……”“你不是吗?”苏吧脏的拿来当抹布都没人要的绷带拆下来,看到瓷的目光,又说了一句“放心,少不了其他人的”


等到完全拆下,苏忍不住心疼的叹了口气,骨头上挂着碎肉,鲜血还在流,一看就知道之前根本没有止过,几根手指只剩下了白骨,伤口愈合的很慢,难得还挂在手上的皮肤要么就是冻疮的伤痕,伤疤,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国家意识体的手,一个如此残缺,满是伤痕的国家


光是手就如此,苏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再看瓷身上了


“疼吗?”他问了一句废话“为了人民,值得的”瓷那只红色的眼睛亮着光,就像指引他的那颗红星一样闪亮,苏像是怜爱一样亲吻了瓷的额头


他记得,那双手把手叫他写字,把他揽到怀中感到温暖,给他包扎,捧起他的脸颊慢慢的亲吻


他记得,他双眼睛亮着对知识的渴望,亮着前进的希望,亮着传递下去的星火


………………


瓷拉着苏的手,抬头看着苏,那双手还是那样熟悉,温暖,但是细腻了不少


苏低头注释着瓷的眼睛,还是熟悉的红黄配色,明亮,但是更加坚定


我见证他的穷途,我走着他的末路




——————————————


the end


谢谢观看

我自己都看不懂我写的什么










【俄苏】七夕快乐,但我并不快乐

*又一次的活动

*是刀子,甜甜的东西脑不出来了

*不喜勿喷,别带脑子看,小心被我创死


(没写完,也写不完了,非常草率)

————————————————


念念不忘的东西,一开始都美好的不像话

                                                                     ——题记




1.

又下雨了


俄坐在办公桌前,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压的人喘不过气,绵绵细雨下不停,如同当今的国际局势一般,风云变化多端


和乌的“冲突”还在继续,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矛盾,现在的混沌局面总是让他心里好像堵着一口气,如同现在的天气一样糟糕


他总是会在一些时刻犹豫,自己上司会揽着他,意义不言而喻


父亲,您在的话,您会怎么办……


2.

“父亲!”“起开俄罗斯!我先来的!”“白鹅!你怎么先过去了!”“略略略,你俩继续吵吧!”


三小只在雪地里撒野,白雪上这一片脚印,那一块被堆了雪人


“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处理完公务的苏联站在小路上,喊着自己孩子的名字,还在雪地里想仓鼠一样钻雪地的三小只刷的窜起来,向自己的父亲跑去


于是有了上面的一幕


最后还是年纪较大的俄率先扑进父亲的怀抱,挑衅的看着另外两人,乌克兰跳起来抱住父亲的左胳膊,年龄最小的白鹅拽着父亲的腰带也要让父亲抱


“好了好了”苏联把吵吵闹闹的孩子们都揽到自己怀里,垂着眸子依次亲吻他们被冻的发红的脸颊,乌克兰被冻得鼻涕斜斜,随手摸了摸,趁其他两人不注意,抱着苏联又亲了两下


“乌克兰!”“哈哈哈哈哈哈!”


3.

苏联总是会汗颜的看着15个孩子一人抱着一本故事书,请求他可以讲故事


但他最终只会挑几本没有讲过的书(全讲完嗓子就可以去陪德三了)


小年纪的孩子会坐在苏联的腿上,像俄这样的一般靠着苏联或枕着苏联的腿,每一次讲故事,15个加盟国挤来挤去的绕着苏


室内的壁炉烧着火,室内温度让人有种暖洋洋的困意,橘黄色的灯光暗暗的,苏联低沉的嗓音吐出一个又一个俄语字母,好像带着催眠效果,黏糊糊的


几个故事过去,不少孩子已经入睡,或者迷瞪着苏一手抱起七八个孩子,俄罗斯迷迷糊糊着拖起白鹅,乌克兰揉着眼睛哈气连天,扶着爱沙尼亚,哈萨克趴在苏身上睡了过去


等到苏安置好所有孩子,俄会以帮助扶了白俄向苏讨要一个吻,再跑到床上心满意足的睡去




那段日子是他心中最美的的时光,每一次霎时间的回忆,那些忘不掉的记忆最先出现,就像每一次打雪仗后温暖的拥抱,夜晚的故事,睡前的晚安吻



…——————————


谢谢观看















口嗨(车)

这里 

**桥段,雷者慎入

*评论不要钱,多来点,俺想看

老坟头你饶了我吧求求

小蛇有什么坏心思呢?

*灵感来源于@VF45 的俄蛇雷者慎入

*好久不写很生疏见谅,小学生文笔

*有ooc,慎入,又乱又杂,无后续



(ˊ˘ˋ*)♡

——————————————



“俄罗斯……你,你”苏的嘴唇都在抖,颤颤巍巍的指着趴在地上的不明物体


“你怎么变成蛇了!!!!”




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苏在和自己的好大儿做了一晚上的“活塞运动”后,腰酸背疼的从床上爬起来要把某孝子薅起来好好教育一些关于某方面的知识时,却看到被子里伸出半截黑色的跟蟒蛇一样的尾巴


苏:“……苏卡!”


然后毫不犹豫的一脚把那一坨踹下了床



“我靠!”一个十分熟悉的骂声想起,俄搓着炸毛的头发从地上直起身子“父亲啊,就算我把你上了,您也不至于那么对待您的孩子吧……外加您不是同意了吗


俄抬起头看坐在床上的苏,那表情震惊的好像美热爱和平,自发投共,认识到自己错误一样离谱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苏卡不列!我腿咋成这样了”俄差点把自己吓死,无论谁大早上起来还没醒醒就接受自己腿变蛇尾这么离谱的操作吧。俄尝试活动了一下那个尾巴


尾巴尖轻巧的晃了晃


俄,苏:……


“所以……怎么回事”苏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还在震惊晃动尾巴的俄,他应该庆幸今天是假期,不然到了联合国大会,联合国直接下巴坠地+被世卫拖走



“我先问问瓷”苏偏过脑袋,俄萎了吧唧的坐在床边


“俄?怎么了”瓷在电话那头,背景听起来有些嘈杂“瓷,我是苏,冒昧问一下,在你的历史中,有国家意识体半兽化的事件吗?”过了一会,背景不再那么吵了,瓷急呼呼说“有过几次,不过情况挺特殊,放心!今天全球国家意识体都长了一些动物外貌特征”


瓷顿了顿“现在只知道大概一天就回复!”“好的,谢谢”苏随后挂断电话


“你应该听到了”苏开着免提,转头看着俄,此时某人已经接受了自己尾巴,新奇的啪啪在地上拍的正欢


“嗯”俄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现在的俄罗斯正处于冬季,窗外大雪纷飞,蛇冬眠的习性使得俄感到有些困倦,并且想靠着一些温暖的东西


“嗯……已经九点多了,嗯?!”苏看了一眼时间,刚要起身,突然被一双手臂环住了腰间“俄罗斯……你够了”苏扒拉着俄的手,感情你昨天晚上一晚上还没摸够?“父亲,我就抱一会儿……”俄整个人都贴在了苏的后背上,温暖的体温传来,俄舒舒服服的冒小花花


“……该不会你还要冬眠吧”苏被俄毛燥燥的头发弄的脖子发痒,黑色的尾巴慢悠悠的缠着苏的腿,尾巴尖被苏抓在手里把玩


不得不说着鳞片的质感很好,抓在手里有点凉,油光水滑的,苏好像找到了乐趣,尾巴被抚摸的舒服,晃动着好像在表达快乐



“父亲,好玩吗?”俄半睁着眼睛,看着苏兴致大发的玩着自己的尾巴,用尾巴尖缠住了苏的手指“……咳”被自家孩子抓包的苏战术咳嗽了一下“我只是好奇”“噗嗤”俄忍不住笑了笑,苏顺手薅了一把俄的头发



……



苏才发现俄的尾巴很长,俄正常身高190厘米,变成蛇了一共要快要八米了,长长的尾巴在自己身上来来回回的缠绕着,俄对此解释“他感觉冷”


也是,蛇现在早就冬眠了


于是乎今天一整天苏就任由俄缠着自己,俄是揩油揩的开心,搂腰,埋胸,吻脖颈。尾巴也不老实,缠着苏的纤细的小腿不放


……



“话说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变回来”


再一次被缠上的苏无语的说,掰开俄贴着的脑袋“父亲感觉无聊?”“有点”毕竟被缠着的时候什么也干不了


“要不我们做点别的事?”“比如?”



“不过这个在床上说吧”



——————————————


谢谢观看










[all苏]关于郭家们灵魂互换后……

*关于灵魂互换后,苏的世界观是怎么崩塌的

*沙雕向!!!

*无脑爽文,文笔渣预警,重度ooc!!!

*‘’是灵魂互换的国家,没有单引号的是没有灵魂互换的国家


很久的摆烂,ooc原谅我


@靖靖【社死人不敢动】 和她的联文


废话结束



(。・ω・。)ノ♡


————————————————



苏给在场所有人一人一个暴栗后,悲痛欲绝的瘫在了沙发上



就很离谱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追溯到今天早上



本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苏在路上遇见了正要去上班的‘瓷’,“瓷,早上好”苏打了个招呼,‘瓷’看到苏的一瞬间脸上露出了贱兮兮的表情,回答:“早上好啊~甜心”



苏:“???”



不是,苏一脸惊恐的看着‘瓷’那个贱不拉叽的表情,这个表情,这个语气,这怎么和那个世界上最大的布尔乔亚,该死的zbzy美利坚这么像???



“美利坚?”苏试探性的问



“bingo!甜心你答对啦~我好感动在我和瓷互换身体后你还能认出我来~”‘瓷’笑眯眯的说



美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和瓷灵魂互换,不过想到瓷被迫远在大洋彼岸,自己和苏难得会有“私人时间”心情也难得愉悦了起来



“别用那恶心的语气和我说话”苏一边说一边打掉‘瓷’的咸猪手“怎么回事,什么身体互换?”“不清楚,今天早上我醒来就站这里了,瓷现在应该在华盛顿”



苏思索了一下说“那先去华盛顿,和瓷回合,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变回去”“啊,甜心你怎么这么想你的好学生啊”‘瓷’双手交叉问到,“怎么?我只是想让你们赶紧换回来!你净想那有的没得”苏回头说到


哦,那我还是有机会啊,‘瓷’微笑着看着苏,眼底情绪波涛汹涌



到华盛顿后.......




进门就是一幅世界名画




‘瓷’和苏面无表情的看着‘俄’和‘美’非常和谐的坐在一起,好像还有说有笑的!




“你是……谁啊”苏瞪着眼震惊的问,这场景,好家伙,苏默默决定完事一定要去洗洗自己的眼睛,太恐怖了,俄和美居然能友好的交谈!?友好?!怕不是即将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美’转头看向苏赶紧说:“啊,老师,别误会!我是瓷,另一个是芬兰,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就这样了……”




‘美’又看到了‘瓷’“美国佬你给我实交代!你没对老师做什么吧!”‘俄’也冷冰冰的看着‘瓷’世界名画




“瓷……他没做什么”苏很别扭的说,他还没有缓过来,那个天杀的‘美’在恭恭敬敬的对他说话……好了,真的需要缓缓了,苏捂住脸



“那等等,芬兰是和俄换了,瓷和美,那俄现在在哪?”苏突然抬起头问



“应该在赫尔辛基(芬兰首都)”‘俄’边回答站起身来,“先把人找齐,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你们换回来”苏头疼于现状,离开了白宫



苏前脚刚走,后脚屋内三人就打起来了


(这里暂时用正常称呼)

“话说,为什么会这样呢?美利坚”瓷拽住美的领子,眼内孕育着暴风雨“你很清楚,这件事我知道我瞒不了你”美脸上挂着令人恶心的笑容“……”芬兰站在一旁不说话


(改称呼)


“哎!你们赖在这干嘛,赶紧走啊”苏探进来一个脑袋,催促道


“来啦~我的好甜心~”‘瓷’挂着笑容勾住苏的脖子。“……你别说话了”苏实在受不了美顶着一张瓷的脸说这种话


在一旁‘美’的脸已经黑的像锅底了



(在赫尔辛基)



(下面是靖靖的)


只见‘芬’正坐在靠椅上,一动不动的望着天花板,当苏推开门的那一刻才出了点动静。



“唉……”只有一声叹气。


“俄,我带着他们几个来了。”‘美’走到苏身边,搭了搭肩膀,苏条件反射的把‘美撂倒在地,“嗷!老师,我不是美啊!”苏愣了一下,赶忙将‘美’扶起来,“对不起啊瓷,我一看这手我就条件反射。”



“只是看一下手反应怎么这么大?美,你不会对老师做过什么吧?”‘美’转过头,凝视着‘瓷’


站在角落的‘瓷’被盯得心里发毛,“那么看我干嘛?我做过的事你们又不是没做过!”


‘美’没搭理,转回头,和‘芬’说明了情况,‘芬’一脸懵逼“这么魔幻的事!不会吧?”一直站在门口的‘俄’发话了:“既然改变不了现况,那就适应一下啊……”



‘瓷’揽过苏的肩膀,“那甜心就先认识一下我吧~”苏没有反抗,下意识觉得这就是瓷,反应过来后立马闪开。‘美’看了看愁眉苦脸的几人,只能安慰:“应该没事吧,万一过几天就恢复了呢?”但好像没人听见。



众人一致决定先去俄家,他们家比较大,隔音效果都挺不错。



‘芬’掏了掏口袋,但是没发现钥匙,转念一想这不是我的身体,于是又走到‘俄’旁边,从左侧都带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领着他们去了客厅。



‘瓷’见到沙发,飞扑过去,声音闷闷的,“哇哦——甜心~你家的沙发好软哦!”‘芬’把‘瓷’拖起来,推到了一边,“起开点,还有人要坐呢。”苏靠在靠背上,思索着什么。



这么邪门的事情怎么就让他碰见了呢?还不止两个交换,整整四个都不一样了。苏用手盖住眼,长叹了一口气,有瞟了一眼那四个“本体”



‘瓷’在和‘美’互掐,多么寻常的事啊,但今天就感觉怪怪的,‘俄’坐在沙发最边上,并着腿,双手交叉着放在两腿之间,这可真不像他啊,反观‘芬’翘着二郎腿,托着腮,是不是还在‘美’和‘瓷’中间插几句话



这看起来太怪了!身旁的两个人还在吵,时不时地还有一个人插上几句话,就像是苍蝇蚊子一样在耳边嗡嗡响,吵死了!“闭嘴!”



‘美’和‘瓷’停止了打闹,‘芬’也坐正了,坐在最角落的‘俄’又往角落缩了缩。



“你们实在没事干,那就聊天,但是别掐起来,这样也好相处。”苏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只是想让他们别那么吵。



“老师?你没生气吧?”‘美’向苏的位置凑了凑,苏低下头,自己什么没见过,竟然被这几个意识体扰乱了头脑



——————————

会有后续,先到此为止






【德苏/24h活动接力】吐槽/拌嘴日常

*头一次搞活动,紧张

*饭不好吃见谅

*希望你喜欢


双方皆为普通人   文章中的打架不会有致命伤


废话结束


(ㅇㅅㅇ❀)

——————————————



德三和苏关系差到离谱这是众所周知,所以当两人在一起时,周围那帮人震惊的隔着钢化膜捏碎了手机屏



1.关于称呼



德三非常喜欢给苏一些腻腻歪歪的称呼,方便恶心对方,平常就是苏联佬


当然换来的是和苏打一架


例如


“苏联佬,怎么跟个黄花大闺女似的不经撩啊!”


“滚”


“别啊,做过了也亲过了,有啥不好意思的啊~”


苏:头上冒出十字架


危 德三 危



苏对德三就是,死nc,死德国佬


当然在床上被欺负狠了也会喘着气在德三耳边说被要求的称呼事后德三会死很惨



2.作息规律


苏是典型规律作息正常,早睡早起,时不时会去健身房锻炼


怎么规律怎么来



重点是德三


苏为了改变德三那恨不得自己早日猝死的作息时间,做出了巨大牺牲


德三就是白天精神轻微萎靡,晚上狂打鸡血,搞得和嗑/药了一样


德三基本就没有再午夜十二点之前睡过


值得欣慰的是饮食方面还可以,苏可以不用操心


苏非常怀疑德三是怎么做到几乎不休息还能活到现在


为了自己男友的生命,苏赶着德三现在马上立刻就去睡觉,不过几次主动权丧失了,被德三死捆在怀里睡的


3.日常拌嘴


这可就有话头了


大到认知价值观,小到作息

就没有什么是他们吵不起来的


两个人吵着吵着就打起来了然后滚到床上去了(?)


放心,最后总是核平解决了


4.酒量和恋爱


德三酒量不好(和苏比起来),本来德三对苏右非分只想,想灌醉了在***


没想到苏刚刚开始上头,德三差不多已经酩酊大醉了


借着酒劲,德三抓着苏就开始一通疯狂输出


苏还清醒一点,被德三这么一拽外加酒后吐真言的逼逼,成功愣住了


德三的嘴跟上了发条一样,跟本停不下来,从刚开始两人认识,自己不知是讨厌还是爱的复杂,次次拌嘴互骂


对了,还问苏为啥长这么漂亮,在哭起来一定很好看


中间还有互怼起来了,亲吻时就像报复一样的撕咬,两人分开时还牵扯出一条血丝



5.见家长


双方父母都赞同,普鲁士震惊德三居然还能找到老婆,就离谱



6.关于做*


苏一开始有点抗拒,因为德三那奇奇怪怪的爱好实在会使人不太舒服


所以现在还是比较抗拒



德三就不一样了


什么道/具,捆/绑,各种play,对于把那个天天禁欲脸的苏联佬搞哭,德三表示这是目标



7.现在


虽然但是,尽管两人观念不同,基本就是两个完全的对立面,但是微妙的形成了互补,所以都没有想过分手



可能他们现在又在为什么事互怼吧


————————————————


感谢观看